欧洲彼得洛夫孕产与生殖医学中心驻华代表处
400-900-3185
当前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十年了,终究修成正果,怀孕6个月了,就要盼来自己的孩子出生了
最后更新:2019-06-06  作者:佚名   浏览:310次

十年了,全国奔走看病求子,几近崩溃与绝望,差一点就彻底放弃了,最终赴俄罗斯做试管婴儿,作最后一博——成功啦!成功啦!移植受孕怀胎6个月了,孕产过程已走完了2/3,开始要准备生产了,准父母洪先生夫妇兴奋得不行了。

 

第三方助孕代孕妈妈

 

洪先生妻子孟女士在找到我们俄罗斯第三方助孕服务机构时说:今年我39岁了,我现在只考虑直接第三方试管助孕了,这是我们唯一的出路了,当然也是迫不得已的想法,上海九院已经5次失败,历经3年多,在多次促排的折腾下,不只是AMH降低到仅仅0.52,子宫腺肌症也是从无到有,越发严重!。洪先生夫妇最终找到我们也是巧缘的,下面给大家分享的海外求医经历:

 

二年前,孟女士在国内第二次试管移植后就有想赴海外做第三方助孕,她不想再折腾了,结婚快十年,每年都为生育问题折磨,不仅是身体上的折腾,是精神上负压更让她难能喘息,有时是家族的压力,更多是自身的挫败感,孟女士说无论是时间,还是身体,她已经无法再等。但是,她对于国内的中介机构充满了疑虑,坑蒙拐骗时有耳闻。为了得到最真实的信息,她决定和她老公一起抛下国内的中介,直接去医院考察。

 

孟女士回想起当时的境遇,现在仍感慨不已:我们经过前期对海外助孕市场的了解,最终选择了相对性价较高的俄罗斯,在莫斯科,我们跑了六家以上的医院,包括EMC、NGC、彼得洛夫等规模较大的医院,总体感觉还可以,至少医院环境感觉还很干净有序,但还是了解不够透彻,因为我们都不太懂俄语,只能简单英语交流几句。

 

海外试管婴儿

 

医院医生对我们陌拜的考察者,也不知如何接待,就简易交流了几句,说他们可以做辅助生殖,如果我们有需求可以提前先去做预约,然后他们就走开了。几乎每一家都这种肤浅的接待,谨慎的欢迎。他们的语气与表情非常僵硬,几乎没有表情,不冷不热的,你也看不出他们高兴还是不高兴,所以我们也就没意思继续交涉了. 其中当我们到达一家叫K+31的生殖中心时(后来得知K+31生殖中心的中文名叫彼得洛夫生殖医院)正当我们和医生交涉完,不知所措,准备要离开时,从医院门口走进来一批中国人,中年人,男男女女,像是两对夫妇,他们一开口,我就听出来了,就是中国人,说的普通语,听口音还像是我们山东老乡,我们就上前打招呼,他们正在换鞋套,听到我们打招呼,也很礼貌的回应了,然后,我们估计他们也是来看病或什么的,我们咨询了一下这个医院是怎么就诊的,不料他们直接反问我,你是来第三方助孕求子的吧,我当时很惊讶,也很惊喜,算是找对同道人了,我很欢喜的笑着跟他们说,是的呀,但是不知这边就诊过程是怎么样,然后医疗水平到底如何,然后……,其中有一男士打断了我说她妻子预约取卵的时间到了,医生在里面等候多时了,要进去了,他说你问的具体详细,我们也不是很了解,你可向我们的俄方试管助孕服务公司负责人咨询。然后他给我们指向了另一位中年男子,也就后来接待我们且最终与我们合作的第三方助孕服务公司大冷总。

 

俄罗斯第三方助孕

 

之后就认识了大冷总,他是个祖籍山东人,很友善很朴实,中午请我们两在外吃了顿饭,期间我们聊到俄罗斯试管婴儿与第三方助孕的相关政策、流程、费用等,其中我们最关心的是俄罗斯试管婴儿成功率,毕竟成功抱娃才是终极目标,其次还问了俄罗斯第三方助孕总费用多少钱。冷总都给出了清晰的回答,另外我们还知道大冷总能说一口非常地道流利的俄语,与俄罗斯人交流豪无障碍,他说自己在俄罗斯生活了近三十年了。他告诉我们俄罗斯医院一般是不接受境外人士就医的,只接待本国人,他们有俄罗斯福利性就医卡,基本上是全免费的。私立医院可以接待,但要是做好医生预约,有流程,不是国内简单的挂号。这里陌拜挂不了号,经过我们之间的交流与自己考察,我们决定与大冷总友情合作。因为有一种感觉——有他在,我们感觉很安全,呵呵,就是稳妥的感觉!

 

接下的就是我们在一个月后签约,在生娃大计上,很给力,没有太多的悬念,二颗健康囊胚经过检测,我们移植了质量排在首位的女胎,而且一次成功!只不过,他们从指定代妈到移植需要的时间长达2个半月,不过终究还是移植了,并且成功了!

 

目前,第三方助孕的爱心妈妈已经怀了我们的孩子,最近检查一切健康发展,发育正常。现在宝宝已经6个月了,我们就要做预产准备了,我们很期盼的Baby出世,我们会很快乐,很幸福!到时一定要去第三方助孕服务机构北京代表处登门道谢。祝福我们吧!

 

医院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