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彼得洛夫孕产与生殖医学中心驻华代表处
400-900-3185
当前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赴俄求子成功,卵巢巧囊也能促排做试管婴儿了!
最后更新:2019-05-10  作者:佚名   浏览:385次

我是2019年3月从莫斯科抱着孩子回国的,前段时间,之前给我们做海外试管婴儿的服务机构打电话做了个产后回访。他们很热情询问了一下我们现在孩子的成长状况,并给了我们很多哺育孩子的实用经验与方法。然后,我告诉他们,现在现在孩子状况很好,并且特别爱笑,一笑那小眼睛眯成一条缝,我们一大家都感受很快乐,很幸福,我们真要要感谢他们的用心服务与俄罗斯试管婴儿专家的专注付出,最后他们邀请我说能不能将我的成功经历做个总结,和别人分享。说内心话,我一直在分享,自己的幸福最很喜欢分享的,每次有亲戚朋友来家里看望我们家的小宝宝,我都很高兴地抱出来让大家看个够。我觉得自己当母亲是一种责任,也是一种荣耀。

 

海外试管婴儿

 

这里的分享是我用文进行表述,说实话,有些幸福,只能意会,有时很难表述,并且,多年不写东西,不拿笔,连键盘都敲得少了,现在我的文笔估计也是一步回到解放前了(PS 话说一孕傻三年),哈哈!今天的分享,希望大家能在粗拙的文字堆中能捡到一两块“狗头金”!

 

本人女,今年37岁,结婚四年一直未能成功受孕,一下也没查出个根本且精准病因,更没得到有效治疗,现在中国看病,大家都很清楚,患者多流程复杂,医生看病像流水线作业(PS 国内医疗环境所限,也不能全怪医生)。在34岁时,我和老公决定走试管婴儿的路径,就在这时医院又查出卵巢巧囊,为了更方便做试管,就做了手术切除。但36岁时准备试管备孕时,巧囊竟然又复发了。问了好国内好几家三甲医院,都告诉我还是得切了再做促排。可是我身体不好,实在不愿意再动刀了,最终我对国内试管婴儿生殖医疗有些恢心了,于是开始打听海外试管婴儿,看能不能带囊促排做试管婴儿,卵巢巧囊能做试管婴儿吗,这是我关心的问题了。

 

海外试管婴儿成功率

 

在网上到外浏览查阅各国各机构有关海外试管婴儿生求的信息,首先看查海外试管婴儿医院的成功率,有多少成功案例,这是我们患者相当关心的,毕竟出国就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出就是要孩子的,目的很明显,一针见血。再看医院的专家实力、医院环境,医院资质等评价医院实力。最后落到实际,也是我们患者必须要考虑,直接激起我们要与之建立联系就是费用问题,效果再好,费用如果承担不起,一切都得悬在那。我当在就在网上搜索“俄罗斯代孕多少钱”看到现在我们服务我们的这家叫天德海外的俄罗斯试管婴儿服务机构。

 

中途,我们经历了多次微信沟通,还有通电话咨询,最终直接到公司考查。建立一定信任后,他们把我的报告和我的以往病史发到他们在莫斯科的医院-彼得洛夫生殖中心,医院的答复是可以不切巧囊促排!当时让我大喜过望!

 

然后工作人员安排我们直接与俄罗斯医院(彼得洛夫生殖中心)对接上,与俄方医院联系人以及国内服务结构开了个三方语音会议。对我的身体与检查报备到一定肯定后,我很有信心,然后我果断签约。

 

同我们一起去莫斯科的,机构还安排了一对广州的夫妻一起去就诊的,人家是赴俄定制龙凤双胞胎的,我们在飞机很快就相识,并且交了朋友。能有一个伴交流海外就医的心情,我们很是欣慰。

 

赴俄罗斯试管求子

 

我到了莫斯科后,第二天就被安排到医院重新做检查,我们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走的绿色通道就医,我们第一次见到在国内被说像救世主一样的试管婴儿专家,胚胎学家,这里也是负责我的案子的医生维克多,我们感受好亲热,他很平和的到专家办公室门口直接来迎接我们,虽说没有握手,没有拥抱,他很温和的微笑让我们很有“安全感”。他迎我们在他办公室坐下后,我们工作人员的翻译下,开始讨论医疗案子,维克多医生,话不多,对我们的工作翻译的问话,他的回答也比较简短,通过翻译,我们了解到他的话语里,对于我们试管婴儿医疗案子,他是直接给出明确的流程与方式,对我们的方案可能性询问,他直接说不可以或不可以,不再多说其他的闲话,虽然他一直面带微笑,但他的语言还是直接表现出了俄罗斯战斗民族的强硬,不像中国人那样煽情丰富与委婉。不过,对于他说YESможет俄文-可以)时的话,我很有信心。因为听工作人员介绍说俄罗斯人很轴,很直很硬,能做到的,会做得非常好,不来一点虚的。做不到,也不跟你啰嗦。

 

海外试管婴儿机构

 

维克多医生说现在做试管婴儿切除巧囊,卵巢功能可能受损,巧囊还可能会复发。“按照常理应该先切除,但是现在我们不切除,因为考虑到我的年纪和巧囊还不是很大,目前带囊促排是比较合理的,在我们可控的安全范围内。”维克多医生说的话一直简短而中肯。

 

我取卵后,维克多医生还特别叮嘱我按期复查巧囊状况状况防止发生病变,好在,一年多过去了,巧囊没什么异常,也懒得再去切了。现在想来,彼得洛夫医院敢于带囊促排,正是技术高明之所在,他们对促排过程的把握有信心。之后按自精自卵代孕流程往下走了,总得来说直到儿子出生,一路上相对还比较顺利

 

这里要特别提到一件事,在促排期间,给我深刻印象的,除了我自己海外辅助生殖项目,还有有一个小事件让我对于服务机构刷新了认知。当时在俄时等待周期,闲着无事时,亲自陪同了天德海外服务机构的莫斯科负责人大冷总一起面试代妈的过程。驻莫斯科服务机构办公室并不大,当时是和负责人大冷总、律师安德烈、助理马克西姆和代妈管理员娜杰日塔先后面试二位代妈。第一位代妈第一位代妈,是一位哈萨克族女青年,在家富闲,大冷总说背景太模糊,不用为好。第二位是助理马克西姆和安德烈从奥林堡接来的一家三口,人也长得挺漂亮,高高个,莫斯科周边的乡镇的。要大冷总要再面试确认,面试时,大冷总问了几个问题,不到5分针就结果了,没有被选中。大冷总说担心她不稳定,先看看再说。我有点好奇问起失选的究竟时,大冷总简单回应一句就转身招呼其他人——“她的孩子仅仅一岁多,但是她都不和她自己孩子在一起,说要住我们给租的套房,你觉得她对往后腹中的胎儿有多大的关爱呢”

 

通过这件事之后让我深深地认识到,代妈也都是很普通的人,一个普通的女人,但要做一个伟大的母亲,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在俄罗斯代妈管理上,并不是很多人认为的集中管理或者什么其他管理方式,而是以家居模式放养,让他们在家里待孕待产,给她们提供物质生活需要和人文关怀,时常开车去他们家看望她们,以爱感化他们。要不然,你想怎么样,集中管理?统一调令?严加监视?呵呵,别开玩笑了,那国内中介一本正经胡说八道。代妈不是像国内的劳改犯,战斗民族,摄像头都不会让你装的。俄罗斯也可以温柔,但绝不柔弱。

 

代妈

 

出国做海外试管婴儿,现在回想起来,接孩子那段时间是最忙碌的了,孩子出生后,很是兴奋的,天天细心照看着自己怀里孩子,还得配合海外试管婴儿服务机构办理各种手续,特别是孩子他爸有事回国之后,一个人在国外处理事务太辛苦了,但辛苦且快乐着,那时候如果听试管婴儿服务机构的建议,从国内带个阿姨过去就好了。OK,今天先给其他姐妹们分享到这吧,有空朋友位可来家里做客,再唠唠出国求子之旅。

 

医院环境